欢迎访问6up亚洲版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奢侈品巨头转产:阿玛尼防护服、法拉利呼吸机

  中新经纬客户端3月31日电(张燕征)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不断加剧,各国的医疗防护物资陷入极度短缺,近日,路威酩轩集团(LVMH)、开云集团等奢侈品巨头纷纷宣布将在疫情期间“跨行”,生产口罩和防护服等产品。

  其中,迪奥、普拉达和纪梵希等品牌将生产洗手液;巴黎世家及圣罗兰(YSL)转产医用防护口罩。此外,阿玛尼的服饰生产线将转产防护服、英国科技公司戴森及豪华汽车品牌劳斯莱斯将生产呼吸机……有网友兴奋的表示“想去医院回收奢侈品洗手液的瓶子”,也有评论“怕是用不起”。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目前,DIOR迪奥官方网站已悄然上线了“玫瑰之韵”“旷野信步”“尊爵柑香”等8款香氛手部清洁露,每瓶洗手液容量为350毫升,售价均为410元人民币,每毫升价格约1.17元。

  北京朝阳区某商城内,一位迪奥柜台的销售人员对中新经纬记者称,迪奥之前从没生产过洗手液,3月中旬刚到店的新货“手部清洁露”,就是加了香氛的洗手液。“我们这批新货属于第一批全球限量发售的洗手液,集团总部捐赠的迪奥洗手液属于第二批货,不同的是,捐赠款属于没有香味的医用级别洗手液,商城的售卖款是加了香氛的洗手液。”该迪奥销售人员称。

  “现在专柜内,不同味道的洗手液存货状况不同,如果批量购买需提前预定,可从公司总部调货。目前这些洗手液卖的都不错,用来送人的多一些。”上述销售人员称。

  迪奥官网的一位客服人员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目前,线上及线下均可购买迪奥洗手液,供货比较充足。其中,线下销售该洗手液的专柜主要集中在北京和上海,但也并不是每个专柜都有货。

  此前,LV母公司、全球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于3月15日宣布,将紧急改建三个香水和化妆品工厂,旗下品牌克里斯汀·迪奥、娇兰和纪梵希的生产线将开始全力生产洗手液,免费提供给法国卫生机构和欧洲医院系统。

  据悉,一周前,LVMH集团已将第一批生产出的12吨水醇凝胶洗手液正式交付给法国的医院。LVMH集团方面称,为了迅速产出,LVMH集团直接采用了迪奥个护产品的包装瓶,每一瓶洗手液的按压头上还刻着迪奥标志性的“CD”两个字母。

  截止目前,LVMH集团旗下的另外两家奢侈品品牌纪梵希及娇兰的官方商城则并未上线洗手液相关产品。

  据了解,受疫情影响,3月以来,美国、意大利、法国等40多个国家陆续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古驰、普拉达、路易威登、爱马仕、阿玛尼等跨国奢侈品品牌纷纷宣布,旗下品牌门店及生产工厂暂时关闭。

  贝恩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疫情可能让整个奢侈品行业损失300到400亿欧元,销售额行业总利润下滑15%,跌至2015年以来最低水平。而300亿欧元,恰好是中国内地奢侈品市场2019年的全年销售额,占当年全球奢侈品消费的35%。

  因受疫情影响,高端品牌的产品难以“卖动”,同时当地口罩、防护服等产品高度短缺,于是高端品牌巨头纷纷转产。3月27日,意大利奢侈品品牌阿玛尼表示,已启用旗下四个生产工坊生产医用防护服。同日,德国高端服饰集团Hugo Boss宣布,服装生产基地已开始制造口罩,预计未来几周将生产18万个并捐赠给公共事物部门。据悉,6up亚洲版,该口罩采用棉混纺材料制成,可以清洗和重复使用至少50次,虽不适用于临床,但足以保护疗养院、消防部门及警察局的工作人员。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高端品牌还利用自己原有的生产线及技术,紧急生产防疫物资。3月27日,英国著名吸尘器品牌戴森宣布,将在四月初生产1万台呼吸机提供给英国政府,预计四月中旬可以交付;3月26日,高端羽绒服品牌加拿大鹅表示,旗下的工厂已经开始生产医疗设备,将免费提供给加拿大的医护人员和病人;3月24日,意大利奢侈品品牌普拉达宣布,已启用其位于意大利蒙托内的工厂生产8万套防护服和11万个口罩。

  此外,各国的本土汽车制造商正成为防疫物资生产的救命稻草。3月19日,旗下拥有法拉利、菲亚特等品牌的意大利裔汽车制造商菲亚特集团宣布,将开始改造其在中国的一家工厂,使其达到每月100多万个口罩的产能。3月22日,英国政府向国内汽车制造商寻求帮助,希望他们能够转产呼吸机等其他医疗设备。很快,劳斯莱斯、捷豹路虎、宾利、迈凯伦等英国本土汽车制造商迅速响应,考虑转产包括呼吸机在内的医疗设备。

  据了解,上述奢侈品品牌生产的防疫产品大多为捐赠使用。目前,阿玛尼、普拉达、戴森等高端品牌官网并未上线相关防疫产品。对于众多高端品牌纷纷转产防疫物资并捐赠给医院,不少网友对这一行为表示肯定,并调侃称“国家需要什么,我就生产什么。”

  @纸扎铺老板娘:以后的时尚标准就是,阿玛尼防护服,法拉利的呼吸机,香奈儿的洗手液

  北京工商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何艳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对于这些高端奢侈品品牌来说,生产防疫物资属于品牌延伸,增添了新的产品品类,无论是迪奥生产洗手液还是劳斯莱斯生产呼吸机,本质上仍与原有的主体品类具有高度相关性。

  何艳指出,高端品牌生产防疫物资只是疫情特殊时期的短期行为,并且生产的防疫产品很难走高价路线。奢侈品的消费对象为高收入群体,而口罩、呼吸机等产品则是应对疫情的防疫必需品,既然是必需品,超高的品牌溢价则完全没有必要。从品牌形象来看,高端品牌公司生产防疫物资并免费捐赠给医院等部门,可以最大程度彰显其社会责任感,也更容易赢得未来的潜在用户。

  “奢侈品品牌的防疫产品可能会与品牌定位存在一定矛盾,如果作为商品出售,在定价方面的尺度很难把握。疫情结束之后,高端奢侈品肯定还是要回归它的主营业务。”何艳称。(中新经纬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