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6up亚洲版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优化医用防护服标准保障疫情防控一线人员个人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所长 施小明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现场工作人员尤其是一线医务工作者的感染风险显著增加。个人防护作为感染控制的重要手段,可有效阻隔病毒对人体的侵害,避免感染发生。其中,防护服是躯体防护的核心装备,主要用于防御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外界因素对人体的伤害。医用防护服具有防水、防血液、防喷溅、阻菌、透气等特点,在我国属二类医疗器械,由药监部门负责监管。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我国防护物资需求激增、供不应求,医用防护服短缺问题极为突出,直接影响医务人员的诊疗活动。据有关调查发现,新冠肺炎疫情早期仅隔离病区的每日需求量就达8万件左右,全国日产量远远无法满足需求。目前,全国疫情形势向好,医用防护服短缺问题有所缓解,然而一旦出现疫情反弹,医用防护服供不应求的问题可能再次出现。

  急性传染病疫情暴发后我国防护服供不应求的主要原因在于国内标准个别指标限定和标准体系不完善造成的产量下降。主要表现在:一是我国标准对生产条件要求过高。医用防护服主要是用于污染区域,阻隔微生物的穿透,不必过多考虑生产环境的微生物污染和颗粒物污染,其生产条件在普通工厂进行即可。而GB 19082-2009《医用一次性防护服技术要求》要求其生产条件为洁净车间。此要求不仅极大地提高了准入门槛,还因裁剪过程中的粉尘极易堵塞洁净车间滤器而大幅提高了生产成本。2003年“非典”疫情后,我国原有数十家医用一次性防护服生产企业,但因平时需求少,现行标准对生产条件要求高,多数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二是我国标准过于专一、通用性差。除GB 19082-2009《医用一次性防护服技术要求》外,我国还有GB/T 29511-2013《防护服装固体颗粒物化学防护服》等国内工业防护服标准的检测评价体系。按后者生产的多数防护服也具有可靠的微生物屏障作用,但因不是“医用”,在疫情期间无法投入使用。三是我国标注与国际标准不接轨。如在断裂强力、断裂伸长率、过滤效率、抗合成血液穿透性、抗渗水性、表面抗湿性等关键指标方面,我国医用防护服标准与国际常用标准(如BS EN 14126-2003 《防护服 防传病毒防护服的性能要求和试验方法》不一致。而且我国标准对大肠菌群、铜绿假单胞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微生物指标有限值,而国外标准均未对微生物指标进行规定。由此导致出口欧美日等国家的医用防护服不能转用于国内,国外援助的防护服也无法顺利用于我国疫情防控。

  医用防护服与普通医疗器械不同,前者平时需求少,传染病暴发流行时需求猛增,制定标准时应考虑平战结合,为此提出下列建议:

  第一,优化标准,建立完善的防护服标准体系。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药监部门)牵头,国标委、工信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参与,组织专家团队,修订国内医用防护服现行标准。构建国内统一的防护服基础参数评价体系,进一步优化工业颗粒物防护服、医用防护服等的特殊要求。科学系统设置参数限值规定,既需满足平时正常需求,更需考虑遇到突发疫情时,可通过调整生产线或采取组合防护的手段满足防护需求。

  第二,科学应用,实现国内外标准、生产和技术应用的一致。强化防护材料和防护装备的科学研究,做好医用防护服国内外标准的接轨,打破不必要的标准参数壁垒,如可减少医用防护服对于洁净车间生产以及微生物指标的要求,实现现场防护应用的统一。进一步加强医用防护服领域的国际合作与交流,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修订工作。

  第三,保障供应,做好应急物资储备。建立完善的防护物资储备制度,做好防护物资实物储备和应急生产能力储备,形成应急物资储备、轮换和使用的高效管理模式,确保在突发传染病时,可保障防护物资供应充足。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将会呈现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但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我们需要眼光向前,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疫情期间,高科技成为疫情防控的一支特殊而又关键的力量,这其中我们尤其要发挥好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优势,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支撑。

  要将广东、浙江等地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力举措和实践经验在全国推广,各地结合实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真正做到全国“一盘棋”。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应对风险和挑战中受到考验。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疫情是否为在线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6up亚洲版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